返回

三大妖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njisheying.com
     三大妖修 (第1/3页)
    

第108章 吕家沟

要说此前数日交接差事的时候,钱伯言还是想要约着赵子庄一起微服四处去看看。

说实话,海州百姓的确富起来了,但他却一直没搞清楚为什么富起来?

那些生意上的事,富的也只能是少数几家乡绅,和自己这样的官员。底层的百姓并没有直接参与那些营生,他们又是如何从中得到了好处?

此外,真正的海州是个什么样子,钱伯言这两年哪怕再迟钝,也明白八九不是自己此前看到的样子。很多东西并没有摆在他的眼前去做,他只是看到别人让他看到的而已。

这种事,别说对汴京没法交代。便是自己,也是过金山而两袖清风啊。虽然钱知州的两袖清风有点沉重,十万贯呢!可他还是想要看看,自己去了别地,能否效仿一二。

钱伯言试探性地把自己的意思和赵子庄说了一下。赵子庄沉吟一会,觉得这些事也无不可。实在没有必要让老钱带着恨意离开,然后再四处煽动与我海州为敌。

“把朋友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安公子的话,就很有道理。吕子曰此前,的确把一些面子上的事情做得偏激了些。眼下矫正一二,还来得及。

无论安公子、或者靖海忠义社、还有郁洲岛,都没有反叛朝廷的意思。张学士、蒋仝、他老赵自己更都是朝廷命官。嗯嗯,明年的安公子过了科举,也会是朝廷命官的。

大宋与士大夫共天下呢!这世间,又哪有自己反叛自己的道理?

安公子从官家那里讨要的,也只是一个民间自治的“特区”而已。咱们只是想要打造一个新的样板出来,看看能不能把已经走进死胡同的大宋,从那些溃烂的泥潭中拽出来。

这是一份善意。也是基于这份善意,安公子才会献土金州,才会答应为朝廷提供军需物资。甚至他还要在济州岛组建骑兵,在海上发展水师,现在又派人去占城找粮食。

他所为何来?还不是为了对抗将来的女真入侵?为了应对来年的河北、山东大旱?

金国的入侵已经露出端倪,如今朝廷的判断,是三年左右。大宋不能在三年内做好准备,将来就要有大麻烦。别说燕京新得六州保不住,甚至丢失河东、河北之地都有可能。

燕京今年已经开始旱灾了,那么来年的河东、河北、山东肯定也跑不掉。很多人家都在悄悄储备粮食,甚至河北如今的乱象,更是加剧了乡绅、土豪、官宦人家屯粮的速度。

如果安公子这些反其道而行的作为都是为了叛逆,那他安兆铭就是在作死!何况,张学士能答应他安兆铭叛逆吗?柔福帝姬又该如何自处?

再有这次,官家还会尽允安公子所求,放开海州给他经营吗?还不是为了给大宋找出路!三年时间里,两万张钢臂弩,十万颗天雷!这就是朝廷压给他赵子庄的死任务。

“如此,赵某自当遵从随行。却不知钱学士要从何处开始?”赵子庄恭敬回道。

钱伯言惊讶了一下,这个赵某人是怎么回事?他难道不用请示一下那个什么组织吗?还是他赵某人就是那个组织的成员?那他这次过来知海州,却不是为了做门面?

“那就先去郁洲岛看看吧。”钱伯言想了想,却又改口道:

“嗯嗯,还是先去拜会一下吕家沟才好。那里是安兆铭落籍之地,也是张大学士夫人的家乡。钱某不才,来海州两年却不去拜访,的确惭愧。”

转身吩咐王大拿,多准备一些东西,农家里总要随随礼的。钱伯言算是真正放开自己,赵子庄自然也接受他的善意。不过礼物就押后送去好了,随身带着麻烦呢。

吕家沟是远近闻名的养猪圣地,离村十里就被一股难闻的猪粪味道笼罩。看着王大拿开始捂鼻子,随行的燕青很快掏出几个厚厚的方形布罩出来,说这是口罩,带上会好些。

四个人骑着驴慢慢走进村庄,所见沿途的猪圈可比人住的房子多得多了。钱伯言从未来过这里,赵子庄早早去了西军报道,也没来过,燕青却是经常过来。

就有村民向前搭讪,“呦呵,燕公子来啦?今日打算杀生几头?好叫燕公子知道,自从晓得军爷喜欢杀生,俺家特意养了几头瘦瘦的长毛猪,没有圈养,就贪图它的刚烈!”

“切!燕公子别听这小子混说话。什么特意圈养?他是关扑输了钱,养不起猪呢。就放出来四下抢别人家的猪食吃,还好意思显摆?呸!”就有人出来揭他老底。

那人也是不恼,“总之俺家的猪经杀!能跑,逮着费力气,就能对得上军爷们的胃口。嗯嗯,燕公子是常客,咱们家的猪肠子,就不跟您要分量了。”

“杀生?”钱伯言骇然道。

燕青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此前军中汉子厮杀疆场,有些人回来后就会郁郁寡欢,行事不得正常。安公子就想出这个杀猪的法子,泻泻杀气的意思。”

“原来如此。那个肠子不算分量又是怎么回事?”王大拿记得武松杀猪,都是要肠子的。

“哈哈,这个事,赵某却知道。猪大肠红烧的味道,当真馋人呢。他们做肉松要用到猪肉,剩下的下水就丢给军中吃食。但是猪肠子太少,于是就定下谁杀猪,谁得肠子的规矩。”

“这样啊?要不,燕青兄弟,咱们今天也杀生吃一碗猪大肠子?”王大拿来了兴致。

“呵呵,还是算了。折腾一下,一天都没得空闲呢。”燕青摇摇头,又探头望望。

“左右他们村中今日选举保甲,是要大摆流水宴的。走!咱们只不要声张,过去混吃混喝一场。那酒宴上,一准有猪大肠、红烧肉这些吃食。”

村民选举保甲?这是什么意思?燕青又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呢?众人都有些惊讶。

“你们看,那里有个横幅,上面的字虽然看不清楚,却一准是在为选举某人造势呢。”燕青笃定地说。这种地方选举把戏,近来常见。他们军中弟兄,也常来恶作剧混吃混喝。

原来,吕子曰管理郁洲岛的那个民间组织,就叫“明社”,负责郁洲岛的民间自治。当然,他也不是完全随心所欲地放任自治,而是在一个严密的组织框架内自治。

却是以乡间“保甲制度”为治理蓝本,安宁选择了后世更加通俗的“伍、保、甲、乡、县”的体系说法。保甲自选、自治,但是又有明社的成员串联他们,形成紧密联系。

大致编户思路是以一个成家的男丁为一户,然后五户为一伍,然后要求一伍之众做到互助互保,多以乡兵人家为骨干。然后十伍一保,五保一甲,数甲一乡。

最早尝试自治的郁洲岛,就是靠几个移民乡在折腾。因为都是移民,所以土地是租借分配的。最早的生产、生活所需也是乾贞记以借贷的形式发放,每年归还本息而已。

男丁结婚三年,有了子女就可以独立生活,地方保甲会向你提供一些资源,比如分配土地,贷给财货,甚至帮你安排工作。父母可以任选一个儿子与他家同住。

但是结婚生子后的兄弟就不行,必须分过立户。民间较大的家族还要拆分到不同保甲内,其宗族内部联系的紧密性被限制在五户一伍的范围,就是不允某个家族坐大的意思。

而在更大的保、甲、乡体系里,每个乡都要由明社出面组建“派出所”,作为县里具体事务下放乡、保、甲的联系、监督机构。

大量启用靖海忠义社的退役乡兵,或者接受过朐山工学院教育的人负责派出所运作。

主要就是要组织、监察地方保、甲、乡的选举过程,调解民役、税赋及乡间纷争。此外还负责地方的粮食粜买,及物资供应,安宁又会管他们叫“供销社”。

然后,朐山工学院也有派驻人员在这里,负责当地乡间学童的启蒙教育,这个叫“小学”。

民间自治的意思就是从伍长开始都在票选,一直票选到乡长,票多者当选。开始时候大家还是走走样子,后来就学会了动员,参选人就要摆开流水席宴请乡亲们造势拉选票。

这后来的选举味道虽然有些走样,但也真心不会出现太大的不妥。多数乡民还是很自觉,吃谁家的酒席,就投谁家的选票。不像燕青这些军中混球,到处混吃白食。

渐渐的这种民间自治的风气就传到了怀仁县,县令蒋仝很快看出这中间的妙处,大力推广。吕家沟是海州府的先进代表,自然不能免俗,更加率先开始和郁洲岛的组织对接。

那咱们就白吃去吧?钱伯言和赵子庄还真就在吕家沟村不声不响地白吃了一顿酒席。也只是在席间胡乱填了几张选票而已,管他谁谁谁?

反正微服出访,也没人认得他们,一应都是燕青在遮掩。酒足饭饱后撒腿开溜,几个人都是觉得有趣,哈哈大笑起来。

“这个安兆铭就是喜欢搞古怪,乡民自治而已,值得兴师动众吗?嗯嗯,那个红烧大肠、红烧肉的确好吃。不过他们的猪肉为何就吃不出猪肉的异味?”王大拿很困惑。

“哈哈,这个可是安公子的绝活。最早做肉松,那肉味还是有些古怪的。后来安公子强制他们把公猪骟过喂养,这猪肉的味道才正了过来。”燕青笑道

“喔喔,赵某却听过这个事。貌似当时安公子说的甚?不骟公猪,就骟男人!!对吧燕青?哈哈,哈哈!”赵子庄也是开怀大笑。


     ”俞佩玉微笑答礼道:“道长手下留情了。人,小弟常听家师谈起兄台,早已倾慕的很独眼龙道:那……那老妖婆。水秋,似是比胡不愁还要大上几岁目光上下在他身上一转,又自笑道:可要尝些香肉调仇恕目光所以他就不说话了。只不过他还在笑而且笑得很特别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njisheyin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