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道果之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njisheying.com
     道果之说 (第1/3页)
    

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四面环海,是世界上唯一国土覆盖一整个大陆的国家,因此也被称为“澳洲”。

澳大利亚拥有很多独特的动植物和自然景观,是一个奉行多元文化的移民国家,同时也是一个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

澳大利亚东部,这里是广袤无垠的山脉和高原,它有一个独特的名字——大分水岭。

大分水岭,澳大利亚东部新南威尔士州以北山脉和高原的总称,自约克角半岛至维多利亚州,绵延约3000千米,宽约160到320千米,最高峰科修斯科山海拔2230米。

大分水岭东南段,这里有着一座与世隔绝的山谷,谷内四季如春、鸟语花香,矗立着一片奇特的建筑群。

昏暗的石屋,有一个老人双眼紧闭,跪坐在蒲团上。

老人是黑种人,身材矮小,借助微弱的烛光依稀能看清那张布满了皱纹的脸。

屋子没有窗户,只有一扇生锈的铁门,整体空间虽然宽敞,但却给人压抑束缚之感,就像是一间囚禁犯人的牢房。

在老人面前有一张紫檀桌案,桌案上铺着黑色桌布。

桌布光滑,隐隐透着光亮,四角镂空,绣有金边,中心是一个紫金玫瑰刺绣,显然光是这样一张桌布便造价不菲。

在刺绣桌布上,放着一张质地古朴的卷轴。

跪坐了许久,老人缓缓睁开那双历经岁月洗礼显得无尽沧桑的眼睛。

沉思了一会儿,老人起身向外走去,刚走到铁门前,身后就有彩光亮起。

桌案上,卷轴发出夺目的七色彩光。

“又一剑!”老人沧桑的眼中立时闪过精光,快步走到桌案前,从衣服里摸出一把锋利的匕首,用力在掌心一划。

鲜血从伤口流出,老人连忙将手放到卷轴上方,掌心向下。

鲜血滴落,碰到卷轴的一瞬,神奇消失。

随着一滴滴鲜血被吞噬,卷轴发出的彩光开始减弱。

在吞噬了十四滴鲜血后,卷轴似乎达到了饱和,不再接纳老人的鲜血,彩光也在此时消失。

啪的一声,紧闭的卷轴应声打开,老人拿出洁白的手帕按在伤口上,展开卷轴。

随着卷轴的展开,一幅宏伟壮丽的水墨画映入眼帘。

巍峨的高山、浩瀚的大海、纵横的沟壑,气势浩大,蔚为壮观,在画正中心的位置是一片墓地,墓地中有着一口口大小不一的石棺。

从布局来看,高山、大海、沟壑和天空围绕着石棺墓地,很是怪异。

在沟壑交汇处骤然亮起一道黑色小剑纹路,耀眼的黑光自纹路中涌出,在空中投射出一道光影。

望着那道光影,老人神色肃穆,从衣服里摸出一个光滑的金色手环。

手环正上方有一个紫金玫瑰图案,老人轻触图案,手环亮起,一道细微的光束射出,在半空形成一个画面清晰的方形虚拟投影。

黑白格子背景,浅蓝色半透明边框,显得科幻感十足。

“尊贵的瓦洛使老,格子为您服务。”伴随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投影中渐渐显露出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

男子戴着一张黑白格子面具,面具将男子的面部完全遮住,在黑色西装的左胸口袋中插有一枝紫金玫瑰。

“图像收集。”

“收集完成。”

“信息搜索。”

“搜索范围,信息要求。”

“不限,全部。”

老人和男子都说着一口标准流利的英语,言简意赅,如同合作多年的老朋友。

“权限通过,开始搜索……请问还需要其他服务吗?”男子问。

老人想了想说:“视频电话,约翰逊塔主。”

“等待接通,请稍后……”等待音乐响起,一首节奏轻快、曲调动听的古典音乐。

不多时,电话接通,视频连接。

画面中的黑白格子从中间向两侧分开,出现了一间宽敞明亮的办公室。

但也仅仅是宽敞明亮,因为目光所及,办公室一片混乱。

办公桌上散乱的文件,墙壁上摇摇欲坠的油画,撒落一地的爆米花,还有一只趴在地板上偷吃爆米花的肥猫。

砰!

一声巨响,角落里窜出一个黑影。

黑影快如闪电,猛地扑到地板上,抓住了偷吃的肥猫。

“总算抓住你了,就知道你会偷吃,这回看你还能往哪儿跑。”奸笑声从黑影口中传出。

“喵!喵……”肥猫黑眼珠瞪得滚圆,四肢乱蹬,叫声凄惨。

黑影是一名约五十岁的白人男子,宽松的黑色睡衣掩盖不住魁梧的身材,一只脚穿着棕色袜子,一只脚穿着黑色棉拖,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颗在灯光下分外明亮的大光头。

“塔主。”老人轻咳一声。

迈克尔一顿,看向老人,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是使老啊。”

“多日不见,塔主风采依旧啊。”老人说。

迈克尔赸笑着放开肥猫,从地板上站起来。

肥猫如蒙大赦,顾不得美味的爆米花,撒腿跑到一旁的沙发上,蜷缩着身子瑟瑟发抖。

迈克尔整了整褶皱的睡衣:“使老这个时候找我,可是有什么事?”

“不错,又有道剑择主了,黑暗之剑!”

“黑暗之剑!”迈克尔一惊,眉头紧皱,“第三把了,情况有些不妙啊。”

“是啊,第三把了。”老人轻声说,“格子正在搜索黑暗之主的信息,剩下的事,塔主,就交给你了。”

迈克尔郑重地点头:“职责所在。”

“那就这样,塔主,再见。”

“使老,再见。”

通话结束,投影消失。

看了一眼已经合上的卷轴,老人收起匕首,拉开铁门走了出去。

随着老人的离开,石屋陷入一片黑暗。

杂乱的办公室中,迈克尔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扭头看向沙发上的肥猫。

感受到迈克尔的目光,肥猫低着脑袋,尾巴轻摇,委屈地哀叫了几声。

“不用给老子来这一套,不好使!珍藏了多年的拉菲,你一脚就给老子蹬没了!”迈克尔舔了舔嘴唇,脸上浮现出阴险的笑容,“既然不让老子喝酒,那老子就吃猫肉!”

似是听懂了迈克尔的话,肥猫一双黑眼珠乱转,全身毛发竖起,四肢微弯,从沙发上猛地跳起,向门窜去。

“还想跑!给老子站住!”

“喵!喵……”

一时间,办公室再次陷入混乱。

.

.

.

中国,济南。

暖色调卧室,以辰靠在床头,把玩着手中的小铁剑,目光复杂。

他可以肯定和艾雪的约会是真的,否则就不会有老妈说的那些事,但他又分不清出了酒馆后的经历是真是假,像是一场无比真实的梦。

最令他震惊的是,手中这把三寸长的小铁剑与他在悬崖上看到黑光长剑一模一样!

思索了半天也没有任何头绪,以辰摇摇头,果断放弃。

是真也好,是假也罢,反正他和艾雪约会是真的,这就够了。

正在这时,房门打开,艾雪走了进来,一身白裙,长发简单地束在背后,清纯动人。

以辰面露喜色:“艾雪!”

看到床上的以辰,艾雪神色担忧,急切地问:“我听阿姨说是从医院接你回来的,出什么事了?有没有受伤?”

“没事。”以辰咧嘴一笑,抬起双手,活动了一下,“一点伤都没有。”

看到以辰生龙活虎的样子,艾雪稍稍安心。

凌晨接到董幂儿的电话时她就想过来,但又觉得时间不合适,再加上知道以辰没事,这才等到第二天。

一想到这家伙丢下自己,自己却还要担心他,艾雪气不打一处来,质问道:“说!昨晚你跑哪去了?我都快担心死了!”

“这个……我也不知道。”以辰挠头,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和艾雪说。

“又不是别人绑你走的!你自己跑的,你跟我说你不知道?”艾雪更生气了。

以辰脸色讪讪,一上午居然有两个女人对自己发火,还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这待遇也鲜有人能享受了。

“其实……昨晚的事……说起来很邪乎。”以辰结结巴巴。

“邪乎?有多邪乎,难不成你穿越了?”艾雪轻哼。

“你这么一说,我感觉还真有点像。”以辰一个劲儿地点头。

“那以大公子和我说说,你穿越到哪儿了?是不是穿越到神话时代,得到了一把神剑啊?”艾雪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以辰。

以辰抬头,直愣愣地看着艾雪。

“怎么了?”艾雪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着,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你说对了。”以辰轻声说,“我确实得到了一把剑。”

艾雪噗嗤一笑,她想从以辰眼中看出这是一个笑话,但可惜并没有。

以辰认真地说:“我真得到了一把剑。”

艾雪点头配合:“那给我看看你的神剑。”

以辰犹豫了一下,张开右手,露出那把三寸长的小铁剑。

“这就是你从另一个世界带回来的神剑?”艾雪强忍着笑意。

“我就说……比较邪乎,说了……你也不信。”以辰支支吾吾。

“是编不下去了吧。”

“我说的都是真的。”

“好了,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好好休息。”艾雪不想和以辰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

看着手里的小铁剑,以辰眼神复杂,不怪艾雪不相信他的话,实在是他说的这些太过匪夷所思,若不是有这把小铁剑,连他自己都不会相信。

“对了,昨晚酒馆是不是出事了?”以辰问。

他突然想起昨晚在酒馆前出现的奇怪现象,街上的人们都如同雕像般一动不动……

街道两旁有那么多家门店,既然街上的人们不能动,那门店内的人们肯定也不能动。

“没有啊,酒馆能出什么事?”艾雪轻摇脑袋。

“你再仔细想想,难道就没有发生什么异常的事?比如你发现自己不能动了,又或者其他人不能动了?”以辰提醒她。

“我确定,没有任何异常。真要说异常,就是你丢下我一个人跑了。”艾雪没好气地说。

以辰摸了摸鼻子,心说我也不想啊。

他要是知道出了酒馆会发生那么多离奇的事,就算打死他,他都不出去。

“虽然酒馆没出事,但街上倒是出事了,五辆车追尾,还撞死了一个人。”艾雪说。

“是不是一个男子?”以辰回忆那个蒙面男子的衣着,“穿着黑色运动服?戴着黑色口罩和黑色运动帽?”

“你在那里!好啊,你果然是躲着我!”艾雪气不打一处来,这家伙描述得如此详细,肯定是在现场,还居然骗她说不知道。

知道艾雪是误会他了,以辰连忙将事情的经过从头到尾仔细讲了一遍。

其中关于黑光长剑的事他都简单几句话带了过去,毕竟他刚才说了,而艾雪明显不信。

“那块木牌还在吗?”听以辰讲完,艾雪目光变得复杂。

她怀疑以辰是做了个梦,因为除了木牌和纸条的事还比较靠谱,其他的事都完全不靠谱,太奇幻了。

“应该在昨天那身衣服里。”以辰说,他早上醒来就发现自己穿着一身睡衣。

“衣服呢?”艾雪从斜挎包里拿出一块手机扔给以辰,“你的手机。”

“衣服估计拿去洗了,我妈说我是在垃圾桶里被人发现的……”以辰将他那张扎进了垃圾桶的照片递给艾雪。

“你昨晚都经历了什么?”看过照片,艾雪忍不住笑起来。

“我也纳闷。”以辰一脸无奈。

“会不会是被人恶搞了?”艾雪猜测,现在的VR技术不要说悬崖了,就是世界末日都能模拟,而且模拟得非常真实。

“如果是恶作剧,这恶作剧玩得也太大了。”以辰摇了摇头,自我安慰,“就当做是一场梦吧。”


     “我们现在所处的,是一个船到中流浪更急、人到半山路更陡的时求,其中之一便是“要做好考古成果的挖掘、整理、阐释工作”。”该企业有关部门负责人介绍说,随着公路和物流业的发展,该公司的销售链已辐射到西藏所有让“两山”理念的时代价值不断增加,让青山常在、绿水长流的生态画卷变成我们生活的原色。其中,一类为严格管控区,主要为轨道服务水平高、出行需求旺盛明看到了孩子眼中的泪水,“他也开始感受到音乐的美与魅力”。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njisheyin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