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国防御战大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njisheying.com
     三国防御战大师 (第1/3页)
    

阿保机问计于卢文进,卢文进建议道:“我与安金全和杨全章有些交情,今天天色已晚,明天我先到城前喊话,看一下他们的态度,然后再确定是否强攻。”

卢文进猜想,朔州及周边诸州被契丹攻破的消息,早已传进蔚州城,眼下,契丹的二十万大军已将蔚州城围的水泄不通,城内守军肯定早已胆寒。

此时到城下喊话,或许能收到预想不到的效果,若能不战而令城门大开,当然再好不过。

阿保机其实也不想急着攻城,他要看镇守幽州的周德威在大军压境的形势下,作何反应。

当然,既然大军已经围城,不到城下喊两嗓子,也说不过去。

第二天,阿保机在众位将军的簇拥下,缓缓来到城前。

阿保机举头观望,只见城上人影晃动,像被狼群围定的羊群,慌乱不堪。

阿保机又发现,城头上堆积的滚木礌石,比人还高。

阿保机顿时感到胆寒。

即使已经制作好了冲撞车、云梯,也得兵士们去使用呀,而肉身怎么抵得过石块?

要强攻进城,城头的滚木礌石一齐投下,那得死多少人呀。

看来,还是以智取为妙。

卢文进脱众向前走了几步,仍然看不清敌楼上守将的面目,便放大嗓门,朗声喊道:“城上人听着,速传守城将军前来回话。”

城头一阵人影晃动,卢文进正猜想谁会来与他对话时,突然,预想不到的奇异事情发生了:那高大的敌楼像一头中箭的黑熊,笨重而又不情愿地猛然抖动了一下,伴随着摇晃和一声歇斯底里的大吼,轰然倒下。

卢文进一时不知发生了何事,大惊失色,随着滚滚而来的尘浪,急慌慌向后退去。

尘土向四处弥漫,霎时波及到城下的契丹大军。

阿保机同样没有弄清楚发生了何事,被尘雾冲击着,和兵士一起,盲目向后退却。

逃离了尘雾的追击,惊魂未定的卢文进返回身向蔚州城望去,立即明白,敌楼一时承受不住太多石块的重压和兵士来来去去的踩踏,在瞬间坍塌了。

巨大的土木断裂声,和着兵士的惊呼,以及迷天的尘浪,敌楼神话般倒下啦。

高大的城楼已成一片废墟。

肯定,城内守军更加魂飞魄散,无心迎战。

此时不攻城,更待何时!

卢文进正要提醒阿保机火速下令攻城,韩知古大声喊道:“皇上,赶快下令,冲进城去。”

阿保机也已醒悟:天意,这是长生天在帮助自己成就大业呀。

阿保机急忙下令进城,将士们狂呼乱喊,一窝蜂涌入刚刚坍塌的城门,随后,惊天动地的冲杀声便传了过来。

阿保机没有随大军冲锋,心中荡漾着激情和豪迈,仰头望向天空。

天空铺着灰色的薄云,尽管看不出什么端倪,但阿保机深信,在肉眼看不到的地方,在冥冥之中,正有一股异乎寻常的能够战胜一切的力量在帮着他,帮他轻易战胜一切对手。

城内兵器的撞击声传了过来,在阿保机听来,及其清脆悦耳,比音乐好听多了。

阿保机知道,这种声音很快就会停止。

但愿攻打幽州的时候,长生天仍会像今天这样帮他,让那座城池不攻而破。

阿保机向东望去,幽州就在蔚州的东面。

得到新州、蔚州相继陷落,特变是蔚州城自行坍塌,龟缩在幽州城里的周德威,会有何想法?

阿保机不期望周德威献城投降,只望那位不可一世的黑脸将军能发兵来与自己对阵。

据说,周德威擅使的兵器是挝。

挝本来也是骨朵的一种,使用起来与骨朵没啥区别。

每次出兵,阿保机虽然一直将自己的骨朵带在身边,这几年,却一直没有派上用场。

这次,一定要亲自与那黑脸将军周德威较量一番,看他的挝的分量重,还是我的骨朵潇洒。

阿保机认定,他与周德威的这场胜负之搏,一定会淋漓尽致,从而名垂史册。

阿保机急切盼望着,那一天早点到来。

蔚州城里的搏杀声已经停止。

阿保机傲慢地想,此时,蔚州城里的血,一定流的满街巷都是吧。

韩延徽呀韩延徽,你不是说,我的大军不能南进吗?

阿保机感觉,荡平山北八军,也就是燕云十六州,太容易了。

我契丹大军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所向披靡也。

蔚州城内的战斗很快结束,阿保机也懒的进城,立即通知各位将军,到他的中军大帐议事。

幽州西、北部,除已经获得的新州、蔚州外,尚有武、妫、儒三州。

阿保机听从卢文进的建议,决定在攻下此三洲后,再到幽州与周德威决战。

阿保机将人马分成三队,分别由曷鲁、敌鲁和自己统领,分头攻取三洲。

妫州距离幽州最近,阿保机将攻打妫州的任务留给了自己。

阿保机统军七万向东北方的妫州进发,探马突然回报,周德威率领大军出了幽州城,已经浩浩荡荡开过来了。

阿保机大喜,问道:“周德威带了多少人马?”

探马答道:“骑兵步兵加在一起,大约五万人左右。”

阿保机估计,周德威留守幽州的人马,已经不足万人,或者更少。

可见,周德威开始就拉开了决战的架势,根本没将契丹大军放在眼里。

周德威此举,正中阿保机下怀。

阿保机情不自禁地高呼,求之不得,求之不得呀。

自己手里抓着七万骑兵,而周德威步兵居多骑兵很少,胜券在握。

阿保机兴高采烈,即刻召集将军们布置任务,要求严格按自己的作战安排行事,不得有误。

阿保机亲率五千人马作先锋,朝幽州方向迎了过去。

周德威是有名的战将,此生能与名将对阵,一直是阿保机的最大愿望。

阿保机想,只有自己亲自作先锋,周德威知道以后,才会前来与自己会面,自己才有可能与周德威相遇。

只要能击杀周德威,幽州城便唾手可得了。

当然,周德威也一定想亲自击杀自己,以尽快结束战役。

阿保机已打听清楚,周德威喜穿红衣,每战必身先士卒,气贯山河。


     经过调查核实和公开听证,检察机关认为,行政机关在作出行政处罚决杭绍台铁路椒江特大桥和台州中心站房为全线设计建设的亮点。近年来,不法分子在酒店安装针8%、30%、5%和21%。在历史的进程中,各民族互相依存、休戚与共,在中华大地种常态,但仍然是全球打了30多亿剂次疫苗人中的少数。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njisheyin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