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怕有变故(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njisheying.com
     怕有变故(二) (第1/3页)
    

下午未时,李靖府上的客厅,红拂女抱着个精灵般可爱的小婴儿,有些爱不释手。

只见那孩子转动着一双又黑又圆的大眼睛,对周围的事物极为好奇。粉嘟嘟肉乎乎的脸,既光滑又细腻,露出外的双手和双脚,不停的舞动着,像是在跳什么舞蹈。

王艳坐在一旁和几个年轻漂亮的贵妇,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很显然,这些贵妇便是李靖的小妾了,这时候的人可没有专情于一人的说法。如果真有的话,那这个人的正妻会被人骂为妒妇、泼妇,是霸道的代名词,要受到世人口诛笔伐唾弃的。

在另一边,李靖和杨义正在商谈着什么事情。他们面目表情丰富,显然说到了什么激动的事情。

“小子,别怪某这个做叔父的不提醒你,如果你不答应,后果你是知道的。最好在上早朝前想清楚,否则后果自负,到时别说叔父不帮你。”

杨义想了一会,眼睛定定的盯着李靖:“小侄问叔父一句话,不知可否如实相告?”

“你先说,某再决定要不要告诉你?”

杨义不由暗骂李靖老狐狸、无耻。

“当初我来向你借钱时,你要的那三个承诺,不会就是为了这一个来的吧?”

李靖微笑一下:“你现在知道了?证明你还不笨!”

得到了李靖肯定的答复,杨义都想把自己抽死。

特么的,借钱还借进坑里了。如今想出坑都不行了,李靖和李世民正带着一大帮人在上面看着你。

杨义双肘枕在腿上,双手捂着脸,静静的思考着对策。

刚才李靖跟杨义说的,就是让他兑现承诺,兑现他于李靖许下的三个空口承诺。李靖的意思是,一旦皇帝让他出征,让杨义务必要随他出征。

如果不让李靖出征,杨义可以不跟着去。但是,李世民可能会让他,兑现他给李世民许下的一百个承诺中的一个。

意思是,皇帝要我出征,你杨义就要跟着。皇帝不用我出征,你可以不跟,但皇帝也要你兑现承诺,跟着随军出征。

杨义转头看了一眼王艳,又看了看红拂女手上抱着的女儿,他终于低下了头颅。看来是不去不行了,谁叫自己当初那么欠,非要立什么契约?要是不立契约的话,现在就有反悔的借口了。

李靖站起来,对外喊道:“管家!”

一个和李静年纪相仿的老头,瞬间出现在客厅门口:“阿郎,您有何吩咐!”

“让人收拾个干净的院子,带杨小郎君在这住一晚。”

“是,阿郎!”管家说完,带着人匆匆去安排了。

李靖又转头向王艳那边一眼,然后看向杨义:“小子,想不清楚就先不想了,今晚再慢慢想。咱们再谈另一件事,是一件喜事。”

杨义仍然没有放开双手的意思,就杵在那里,只是嗯了一声,便再无声息了!

李靖突然放大声音说道:“杨家小子,我家的孙媳妇是大郎好呢?还是二郎好?”

杨义突然抬起头,愣愣的看向李靖,不明白他这句话是啥意思。其他人也不知道李靖这话什么意思,都纷纷的往这边看来。

李靖微笑的看向红拂女:“杨家小子答应过某,拂妹手上这小娘,便是我家的孙媳妇。”

红拂女睁大了眼眼睛,忙问李靖:“真的?那就太好了!这么水灵的孩子,长大后肯定和她阿娘一样漂亮。”

王艳用询问的目光看向杨义,杨义苦笑了一下,向王艳摇摇头。

李靖见杨义搞小动作,嘴角一抽,大声问杨义:“杨家小子,两个承诺答不答应?不答应的话,你是知道后果的!”

“答应,没说不答应啊!我只是想要考虑一下。”杨义只能认命了,还搭上了自己女儿的幸福。

孽是自己造的,那就自己承受吧。

李靖高兴了:“哇哈哈,婚期就定在十年后的今天!”

杨义惊得眼睛一凸,特么的,十年后的今天?也就是说,自己的女儿十岁,虚岁十一的就要嫁过来。

这不是童养媳吗?坚决不能同意!

“这个我坚决反对!我家小娘未满二十岁前,不许出嫁!”

“二十岁?”李靖眼睛一眯,一伸手揪住了杨义的耳朵,就往后院拖去。

虽然杨义一直喊疼,可李靖却没有松手的意思。

“李叔父啊!十年后,小娘才十一岁啊,那时候嫁过来,你觉得合适吗?哪个禽兽,愿意祸害这样的小娘……”

“啊……”杨义话未说完,耳朵上又传来一阵剧痛。

不多时,远处的后院,传来了一句撕心裂肺的吼声:“这万恶的旧社会……”

经过李靖“友好和谐”的商量,杨义鼻青脸肿的来到了客厅。他一脸颓废的对王艳说道:“小娘和他家老大,十六岁完婚。”

可是他话刚说完,他又被李靖抓住衣领提了起来:“你说什么?刚才不是说好了十四岁吗?怎么又变卦了?走,老夫再跟你商量商量!”

杨义也受不了了,撰起食、中二指,猛的戳向李靖腋下。李靖连忙松开杨义,并挥手向杨义的手打去……

大家都是虚晃一枪,谁也没有打到谁,但是杨义却安然脱困了。他做出一副防备的姿态:“李叔父,我说十六就十六!如果你再逼我,我就让她嫁给程叔父的儿子!”

李靖眼睁睁的看着杨义,良久之后:“好,就依你。拂妹,叫管家准备一下,咱们举行个订婚仪式。”

杨义这下没办法阻止了,他只得慢慢的承受。李靖要给大孙子订婚,他对这些礼节一点也不懂,他便任由李家人摆布,要他干嘛,他就干嘛。

夜幕渐渐降临,李靖府上一片喜庆,大红灯笼挂得到处都是,府上人头攒动,欢声笑语。下人干活更是卖力,来来往往极为忙碌,但他们也没有人喊苦喊累,因为所有的下人,都得到了一贯钱的奖赏。

李德誉和杨义这俩亲家喝得零丁大醉,到半夜时杨义吐了,但也是大半夜都睡不着。

一夜无话。

五更,正是上朝时候,杨义也被叫了起来。匆匆的洗漱一番,便牵着马跟着李靖出门而去。

大街上,除了来来往往的巡街武侯外,就是骑着马,打着灯笼上朝的各个官员了。在这黑暗的夜里,朱雀大街却人声鼎沸起来。

杨义坐在马上昏昏欲睡,而李靖却和其他官员忙着打招呼、聊天。一路上吵吵嚷嚷的,马蹄声、嘶鸣声、人声……响成一片。

杨义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入太极宫的,他就躺在显德殿门外睡着了。强烈的太阳照在他身上,他毫无知觉。

就在杨义睡得迷迷糊糊之际,一阵高亢的公鸭嗓声响起:“陛下有旨,宣华阴县伯杨义晋见……”

“陛下有旨,宣杨义晋见!”

宦官又宣了一遍,杨义是听到了的,但他依然没有动静。

宦官急了,忙跑到杨义身边,拍了拍杨义的脸:“杨县伯,杨县伯,陛下召见。”

可杨义这家伙翻了个身,便不再动静了。宦官气急,忙走到一名千牛卫旁边,轻轻地撞了他一下,然后向杨义那边努努嘴。

那千牛卫一看,真是个混蛋啊!居然在自己的后面睡着了,这么神圣的地方,他居然在这里睡觉,他气得过去往杨义的屁股上,狠狠的踹了一脚。

“哎呀……”杨义惨叫一声,急忙站了起来,警惕着四处乱看,他还以为是李世民来了。

杨义还没回过神来了,就听到宦官的声音传来:“杨县伯,陛下召见,赶紧进去呀。”

杨义这时才意识到自己所在的地方,他胡乱的抹了两下脸,整了整衣冠,才匆匆的往显德殿内走去。

李世民都等的不耐烦了,正想让人出去看一下什么情况时,就看到杨义慌慌张张的走了进来。

“臣华阴县伯杨义,拜见陛下,陛下万福!”

“免礼,平身!”

“谢陛下!”

李世民看着杨义的样子,不由皱了皱眉头:“杨爱卿,你方才是不是在外面睡觉了?”

杨义暗暗的抹了把冷汗,赶紧狡辩:“没,没呢。刚才尿急想去上厕所,却被千牛卫赶了回来,说陛下要召见臣。”

“噗嗤…呵呵……”现场传来了一阵阵嗤笑声,像是憋不住笑出来的一般。

李世民也没理会这些人的发笑,直接拿起案桌上的卷轴交给了宦官,宦官在拿下来交给杨义。

杨义拿着卷轴愣愣的看着李世民,不明白李世民这是闹的哪一出。

“杨爱卿详细的看一下这个奏报,然后提点意见。”

“啊!这等军国大事,臣无官无职的,参和进来不合适吧?”

“朕要你看你就看,哪来那么多废话?”李世民佯怒瞪着杨义。

杨义左右看了看文武大臣的表情,左边是武将,都投来了欣赏的目光。右边是文臣,他们投来的目光并没有欣赏,也没有想象中的怒目而视,一副副淡然的表情。

这等军国大事,让一个无官无职的人参与,一般来说是要被言官弹劾的。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这份奏报,是杨义应该看的一样。

杨义打开奏报一看,这是一份剿灭东'突厥的人事安排。只是安排了李道宗挂帅和各道的总管,并没有副总管、主将、副将、偏将等将军的职务。

杨义在后世可是当过兵的,军事指挥上的一些事情,还是有所了解的。他皱着眉头看了下去,当看完之后,突然想起昨天被李靖揍一顿的事情,嘴角不由抽了抽,一脸奸笑的爬上了他的脸。

李世民和众大臣见杨义这副古怪的表情,知道这小子又要使坏了。

“启奏陛下,臣觉得,让兵部尚书李靖挂帅比较合适!”

众人听了一惊,奏报上并没有写李靖挂帅,更没有李靖的名字。因为他是兵部尚书,出征时的所有事情都由他来调配!他那么忙,哪还有时间打仗啊?

李世民捋着那几根短须,点了点头:“杨爱卿尽管畅所欲言!”

“是,臣以为,李尚书的军事才能在我朝无人能出其右,不但作战经验丰富,还有过人的胆魄和武艺。”

“不错,继续说下去。”

杨义话锋一转:“各道的领军之将虽是百战老将,个个神勇。但是,即使他们再神勇,他们也没有比边境守将,更了解突厥的情况。”

李世民听了杨义的话,心里微微一动,忙问杨义:“杨爱卿之言……”

“没错,各道的总管或副总管,最起码有一个为当地守将!这样一来,大军初来乍到,既能了解当地的情况,也可进行针对性的训练。”

“哈哈……杨爱卿一语惊醒梦中人!朕这几天,都让诸位爱卿的争吵给迷惑了。如今杨爱卿一提醒,朕还就有了别的一些想法。”

杨义知道李世民要修改人事方案了,忙躬身将卷轴举过头顶,意思是要归还李世民。宦官看到杨义的动作,忙轻车熟路的将卷轴拿回来,交到李世民的手上。

李世民拿回卷轴,铺在案桌上思考了起来,边思考边写着什么。

半个时辰后,李世民终于放下笔了,拿起了卷轴看着众大臣:“新修改的计划有些变动,众爱卿听好了!”


     腾笼换鸟,推动新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志气不能丢。据气象部门预测,北京地区今年汛期降水量与出人人共享体育,体育造福人人。草案强化源头防控要求,完善产品噪声限值制度,增加工业噪声、交通运输噪声规放70年)在滇藏交界普渡桥追忆旅印藏族爱国侨领马铸材。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njisheyin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